????“私动狼卫,你娘屈氏,对你也是疼爱的很啊。”叶皓轩冷笑道:“既然这样,那就先随我回龙隐吧,至于怎么处置,等见了龙主在说。”

????“我可不属于你龙隐管,你弄清楚一点,就算是我犯了事,也是交到洪荒部去处理。”跋奕怒道。

????“谁不知道你老子是新成立‘洪荒’的理事之一,送你到洪荒,不等于说是把你放了吗?”叶皓轩冷笑道。

????“叶皓轩,规矩就是规矩,你不能破坏。”跋奕喝道。

????“如果我告诉你,今天我就不守规矩了,你能拿我怎么样?”叶皓轩反问。

????“你…”跋奕大怒,但是他却丝毫没有办法。

????“带他去龙隐吧,该怎么关就怎么关。”叶皓轩挥挥手道:“千万不要给他留面子。”

????“师父,确定吗?他老子可是夙凤,那家伙是个疯子。”胡君悄悄的问道。

????“没错,我找的就是这种疯子。”叶皓轩说:“这天宫里,大家最不愿意招惹的,恐怕就是疯子吧,可是今天,我偏偏就要招惹他一次。”

????“行,明白了。”胡君也不是娇情的人,师父说整他,那就整他,根本不需要理由,就这么任性。

????第二天,某处别墅中。

????“少爷被龙隐的带走了?”一位少妇双眼中骤现杀机,她猛的站起来,冷冷的说:“龙隐的人,敢这么胆大包天,她陈若溪,是不知道自己是什么玩意吧。”

????少妇正是屈氏,她与血狼一族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,脾气十分暴躁,听说自己的儿子被龙隐带走,她愤怒不已。

????“据说…是招惹到了叶皓轩。”汇报的人头都不敢抬,因为他怕夫人发起脾气来,控制不住自己,把他给揍一顿都是轻的。

????“叶皓轩,他算什么玩意,就算是杀了他,也没人敢放一个屁,我现在就去龙隐,去找陈若溪问清楚,我要看看,她敢不敢护着她男人。”屈氏冷笑一声,转身便出门了。

????“于天王居然没点反应。”龙隐大厅里,陈若溪和叶皓轩在一起。“这可不是他的风格啊。”叶皓轩笑了笑道:“以他护短的性格,如果知道自己的儿子神源被毁,是不可能不出面的,但这一次,有些出乎意料啊,他居然不管自己的儿女们

????了。”

????“要么就是他失去的宝物对他来说真的很重要,要么就是,他识时务,他清楚我们在拿他开刀,所以故意避而不见。”陈若溪道。“两者皆有吧,可能他也想清楚了,他的传承,只能给共中一个,他自己为了得道传承,不惜下手杀了自己的两位兄长,他现在怕的是,他的几个儿子也会走他的老路吧。

????”叶皓轩说。

????“这也不是没有可能。”陈若溪微微一笑道:“所以让其中三个儿子沦为普通人,是最好的选择了,这样的话他们就不会因为传承而争的你死我活的。”

????“对,不过让我意外的是,于天王倒也真的能忍啊。”叶皓轩笑道:“我们接二连三的挑衅他,他居然能把这口气给咽下去。”“可能是言心展现出来的实力,太让他震惊了,所以他怕了。”陈若溪说:“毕竟天宫经历了这么多次的清洗,他现在也明白明哲保身这个道理,所以我们动他,得找个绝好

????的理由才行。”

????“其实真的想动他,根本不需要任何理由。”叶皓轩冷笑一声道:“强横点,才是王道。”

????“那不行,凡事得占个理字。”陈若溪笑道:“而且我明显的感觉到,于天王现在已经怂了,如果我们在揪住不放,倒是有些过分了。”“哈哈,是有些过分,但没办法,谁让他一头撞进来了?要怪也就怪他那几个不争气的儿子到处给他惹麻烦,如果他约束一下那几个家伙,也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。”

????叶皓轩冷笑道。

????“倒是夙疯子家里的那个孩子,才是我们要注意的。”陈若溪道:“他们夫妇,在天宫里面的名声,比于天王只高不低,这一次找上门来,绝对要闹腾一番。”

????“闹就闹吧。”叶皓轩无所谓的说:“反正事情我已经这做了,他们不来闹一下我都觉得无趣了,就是不知道这对夫妇,能闹出来什么风浪来。”

????“老板,屈氏来了。”神主跑进来说:“看她的样子,似乎是要大闹一场啊。”“看,说曹操到,曹操就到了。”叶皓轩和陈若溪对视一眼,两人相视一笑道:“既然来了,那就好好的招待招待她吧,毕竟屈氏的名声,在天宫里也是出了名的,她和她丈

????夫都是疯子。”

????“陈若溪,陈若溪你给我出现。”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怒极的声音传了过来:“你算什么玩意,我家孩子,你凭什么说关就关?你们是不是觉得我好屈某人好欺负?”随着这个怒极的声音传了过来,屈氏怒气冲冲的进了大厅,看到叶皓轩和陈若溪,她就气不打一处来,她冷冷的说:“刚好你们两个都在这里,呵呵,既然你们在这里,那

????我也就不用两边跑着找你们了。”“屈夫人来的正好,就算是你不来,我也会去找你的。”陈若溪微微一笑道:“贵公子犯了点事,眼下正在我们龙隐里面关着呢,夫人和夙风先生,日理万机,但是对自己孩

????子的教育,也不能落下啊。”“我怎么教我儿子,是我的事情,不用你来费心,人在哪里,交出来。”屈氏冷笑一声道:“另外,陈若溪,你的手是不是伸的有点长了?你龙隐,什么时候能管到我们洪荒

????的事情了?”“天宫里面,无门户之分的。”陈若溪微微一笑道:“贵公子也是天宫中人,他的一举一动代表着的是天宫,如果有行为不妥的地方,只要是天宫内部的人,都是有资格管上

????一管的吧,况且,现在的有些人,如果不多加管教,以后恐怕会更无法无天了。”“到时候,丢的还是你夫妇二人的脸,外人会说,你夫妇对令公子管教不严,这样也不大好吧。”陈若溪微微一笑道。




欢迎大家访问:格格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696book.com/book/1288/3886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