而且,不知为何,一向多话能轻松活跃起气氛的他,觉得尴尬了起来。

  他眯起眼眸。

  他总算知道凌彦楠如此痛快的请他吃饭,具体是为何了。

  他以为凌彦楠说请他吃饭不过是不让他有机会靠近连慕然,现在他发现或许并不是这样。

  他们两对夫妻恩恩爱爱的,外人看着都眼热,识相知趣的人自然应该会自行离去,更别说打连慕然的主意了。

  再者,凌彦楠此举其实应该是想让他看清楚连慕然是属于谁的,他们夫妻好好的,他一个外人想要插一只脚进来,那就是跟他现在的处境一样尴尬难堪。

  高临泷撇了下唇角,却没有离开。

  凌彦楠也不知道有没有发现高临泷的脸色不好看,在连慕然吃了半碗饭诡,也把他夹过去的菜吃了后,他有些满意了,起身离开去了一趟洗手间。

  高临泷随后跟上。

  他出了包厢的门,在不远的拐角处,就看到了凌彦楠双手插着口袋,抿着薄唇,淡然的看着他。

  看样子,是在等他了。

  他移步过去,脸上堆起了笑容:“凌先生,别来无恙。”

  凌彦楠翘了下唇角,虚寒了句:“我对h市不熟,也不了解高先生的喜好,我看你似乎没有怎么吃饭,是饭菜不合胃口吗?要不要再点几个菜?”

  高临泷眼眸一深,这么说来,他刚才是猜对了,他在心底嗤笑一声,语气却淡淡:“是不怎么对胃口,我这个人吃饭比较挑,不过在点菜就不用了。”他说的话不客气,但是他脸上维持着笑容,也不会让人觉得他是故意的。

  “抱歉,要是有机会的话,下次高先生到c市来,我跟小然再请您吃您喜欢的,当是赔礼。”

  凌彦楠这句话说得随意,却处处都透露着他跟连慕然的关系,暗地里警告他知趣点。

  高临泷俊脸上都是笑容,他的话更加不客气:“凌先生太客气了,我听小然说您挺忙的,也不用刻意的请我吃饭,我有小然陪着就可以了。”

  凌彦楠闻言,没有生气,笑容浅淡的宣告主权:“虽然我知道高先生跟小然是朋友,但是我这个人对于接近小然的男性都比较敏感,所以要是她单独跟一个男人在一起,我不放心。”

  高临泷不着痕迹的大量了他一番:“凌先生这般财势皆有,才貌兼备,原来这么不相信自己的魅力啊。”

  “不是这个问题,而是小然周围的野蝇浪蝶多,别有用心人也多,她在感情这方面上比较迟钝,不会看人,所以我不防着点,我难以安心。”

  高临泷自己就是那个别有用心的人,自然的也就听得懂他是什么意思了,而他一向都敢做敢认,话也说得越来越直白:“凌先生这么爱护小然,小然听了,定然会动容,不过我看最近小然似乎不大愿意提起凌先生,我还以为你们两人感情即将破裂,我有机会了呢。”其实,连慕然哪里跟高临泷提起过凌彦楠?他也不知道他们两人到底怎么了,只是见到今天连慕然都不怎么理会凌彦楠,所以才做了这么一个猜测罢了。

  “高先生还是不要说笑了,小然是我的老婆,你永远都不会有机会,因为你插不进来。小然只是在跟我闹脾气,俗话说夫妻chuang头吵架chuang尾和,脾气一闹,过了就好了。”

  “凌先生倒是自信啊。”高临泷说完,勾唇讽刺道:“但是在我看来,不像是简单的闹脾气呢?”

  凌彦楠言笑晏晏,笑容真的就多了起来,煞有其事的说:“那是因为你不了解小然,她啊,就是闷脾气,我要是让她不高兴了,她什么都不说,喜欢闷在心里,想要我哄哄她,所以,哄哄她就好了。”

  高临泷见到凌彦楠了然于胸的笑容,非常的不爽,两人说了这么多,他还是稍稍的处于下风,他心情不好,在想说点什么扳回一城,但是凌彦楠笑容更加深了,说:“听说高先生这段时间都在相亲?我跟小然都祝福您能早日找到适合您的那个人,好好的过日子,不要再找错对象,觊觎不属于自己的幸福。”

  高临泷撇唇,说起这个,他就更加的不高兴了:“那是家里的人胡闹。”

  凌彦楠的笑容更深了:“家里的人也是为您好,我上个月到了一趟您家,跟您父亲谈了几句,他们是真的不放心您的终身大事呢,您的父母都非常关心您,做儿子的不要让他们失望才好,对了,他们知道了我过来了这边,今晚想请我吃饭,您觉得我该答应吗?”

  高临泷听他说完,觉得不对劲的眯起了眼眸,本来想说什么时候轮到他凌彦楠来跟他说教了,但是转念一想,不对劲的点就很明显了。

  他的眼眸骤然收紧,凝视着他:“你……是你!”难怪之前老头子二话不说的就叫人来将他绑回去相亲,说什么他年纪也不小了,是时候成家立室了,当时他就有些糊里糊涂的,以前家里的两人老人也不是没有关心过他的终身大事,但是这么大动静的,还是头次,还不断的给他安排相亲,想起这段时间来被迫的相亲,他脸色黑得犹如锅底。

  原来,这一切都是他在搞鬼!

  凌彦楠脸上的笑意不减,说:“令尊的一番好意,高先生还是不要辜负他们为好,祝您早日找到您的幸福,如果高先生看得起,到时候我跟小然定然会出席您的婚礼,显出一份虔诚的祝福。”

  语毕,凌彦楠点点头,宣告谈话结束,继而在高临泷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就越过他,转身回去了包厢。

  一顿饭里,连慕然没有什么感觉,倒是凌彦楠的心情是最好的,一直在连慕然的耳边自说自话,也不介意她不给回应。

  所有人都放了碗,时间差不多欲离去了,却不见高临泷回来,连慕然愣了下,拿出手机正准备打电话,凌彦楠忽然拿过她的手机,攥在手心里,笑着问:“是想给高先生打电话吗?”

  连慕然在他深深的凝视中还是点了头。

  他出去了这么久还没回来,不知道他还回不回来,她没有这么多时间等他,她还有事要忙,所以想给他打个电话,要是他一时半会回不来了,他们就先走了。

  凌彦楠俊脸上多了一抹笑容,边说话边将手机塞回去她的包包里,“不用了,刚才我去洗手间碰到了高先生,他匆匆的接了个电话就走了,可能是有急事。”

  连慕然闻言,皱了眉头。

  她多少能看得出来高临泷似乎对她存在些不纯粹的心思,只是他一直不承认,而她也没有硬逼着要人家承认,而且,他们两家还有合作关系,要是他真的承认了,或许会影响他们谈项目,所以,不捅破那层纸对双方都好。

  而她知道,凌彦楠似乎是看出来了的,所以,听到他这么一说,她觉得凌彦楠刚才说的话,不大可信,觉得他去洗手间的途中,定然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。

  不过,她也没有深入去想,凌彦楠时一个有分寸的人,不会做什么过分的事,而这件事高临泷本来就是处于下风,自然也不会做得过分,应该是发生了些口角而已。

  想到这,她也不去想了,在凌彦楠埋单后,四个人一并离开了。

  ……

  连慕年他们在h市留了十多天了。

  之前连慕年接到了凌彦楠的电话后,就跟曲浅溪一起,将行程排开,多花了半个月在h市上,希望能解开小然的心结。

  这半个月来,他跟曲浅溪过得不错,闲适而惬意,就像到一个安静的地方度假一样。

  今天不用去高氏集团,他们可以在家休息一天,而他们几个都不是喜欢外出人,所以所有人都在家里呆着。

  天气不错,h市的夏天,太阳不算毒辣,风有些大,从窗外吹进来,舒舒爽爽的,很舒服,有种秋天萧瑟柔软的感觉。

  早上,吃完早饭后,连慕年就一直在房间里办公,到了差不多十一点的时候,才走出房间。

  出了房间却见到自己的老婆正站在楼梯口,饶有兴趣的看着楼下,心情似乎很不错。

  他挑了眉,无声无息的过去揽着她的肩膀,吓了她一跳,回头白了他一眼,埋怨道:“你走路怎么不出声?吓到我了!”

  他笑,戏谑道:“做什么亏心事?在家里还能吓到你?”

  曲浅溪没好气的睨了他一眼后,她能做什么亏心事?

  不理他,眼眸又落在了客厅下面的人身上。

  连慕年也看了过去,想知道究竟有什么如此的吸引她站在这里看这么久。

  楼下只有三个人,连慕然一家三口。

  连慕然坐在阳台的木藤一上,怀里抱着小安,手里拿着一本书,好像是故事书,嘴巴一张一合的,似乎正在给还没学会讲话的小安讲故事,说得很投入,偶尔露出几个笑容,亲亲怀里的儿子。

  阳台上种了几株花,花是攀藤生长的沿着几根架子生长,现在正是花开的时节,因为阳光充足,所以花开得很茂盛。

  人景合一,画面很美,连慕年看过去,也忍不住的多看了一眼。

  再看另一边,凌彦楠坐在沙发上拿着今天的报刊,却没有怎么翻,眼眸一直追逐着阳台的人。

  连慕年看了眼,总算看出了一点端倪了,侧眸凝视着曲浅溪,笑了。

  曲浅溪听到浅浅的笑声,回头问:“你也看出来了?”

  连慕年点点头。

  “但是你知道他们从今天早上吃了早饭后,就基本上没有动过吗?”

  连慕年愣了下,还没回答,曲浅溪又说了:“我下来了几次,因为没事做,想抱一抱小安的,但是都没有找到机会,他们一直这样,我插不进去。”

  连慕年大手揽紧了她的肩膀,笑道:“你还想插进去?”

  曲浅溪轻哼一声,拨开他在她肩膀上的大掌:“你说的什么话?”听他这么说,好像是她想做什么似的。

  连慕年拨开她额际凌乱的发丝,但笑不语。

  他们两人在哪里站了一会儿,曲浅溪忽然没头没尾的说了一句:“我有些羡慕小然。”

  连慕年侧眸,无声的询问她这是什么意思。

  曲浅溪看了他一眼,说:“彦楠比你有耐心多了。”

  听到曲浅溪赞凌彦楠,他不淡定了,也不喜欢听,眯了眼眸:“什么意思?”

  “小然或许刚开始的时候,是真的气彦楠,觉得彦楠不爱她,但是我觉得,她现在已经相信了彦楠是爱她的了,不过,她还是什么都不说,享受着彦楠围着她转的感觉。”

  连慕年自然是了解自己的妹妹的,所以,曲浅溪的话,他自然是认同的,但是他却找到了问题的所在点:“你羡慕什么?”

  观察了十多天,曲浅溪得出结论,颇为有心得的说:“彦楠知道小然在这方面上性子温吞,所以,他也很耐心,小然想怎么样,就随着她怎么闹,一直都哄着她,由着小然来,你看,小然多享受?”

  “听你这么说,好像小然很过分?”说完,他哭笑不得的说:“所以,你羡慕凌彦楠这方面的耐心?”

  “或许在别人看来,小然或许是过分,但是彦楠乐意,一个愿打一个愿挨,有什么不好了?”她说完,顿了顿,又说道:“虽然由我来说出口可能不好,但是小然这分明是在惩罚彦楠,因为小然最在意的不过是彦楠先救了我这件事上,她心里不舒服,闹一闹不可以吗?不闹一闹的话,你们都不知道女人在意的问题的点在哪里。”

  “听你这么说你好像很了解小然?”

  “我也是女人,经历过同样的事,将心比心,我能明白小然的心情。”

  “女人的心思是很纤细的,在爱情上,一点点的不好,她都能揪着不放很久,关乎到这个点上的,都不可能说不在意就不在意,她现在闹久一点,等她有一天终于消气了,这件事也就过去了,所以,现在彦楠最需要的是耐心。”

  连慕年想起之前的事,认同的点点头:“所以呢?”她说了这么多,都是关于连慕然的心思的,她所谓的羡慕呢?又是什么?

  “所以羡慕小然可以肆无忌惮的跟彦楠闹啊,也羡慕彦楠懂了小然的意思,你当时可没有明白我,说明你的心思没有彦楠纤细。”说完,她皱皱鼻子,转身将下巴磕在他的肩膀上说:“小然现在其实很开心的,彦楠明知道她其实已经知道他的心意了,小然闹着也由着她闹,小然被他如此纵容着,怎么会不开心?”

  连慕年抱着她,听到她的话,似乎真的有羡慕的意思在,他笑了:“难道你也想跟我闹?”

  曲浅溪白了他一眼,伸手啪了下他的肩膀:“没个正经。”他们的陈年旧事,她闹了这么久,也闹够了,她也只是说说而已。

  “听你这么说,小然要是在闹下去,闹出火来怎么办?”只是怕凌彦楠的耐性不够。

  “不会的,你不懂女人。”曲浅溪说得很肯定,“女人会耍脾气,不过是仗着有人肯纵容她闹,因为知道她就算闹脾气,彦楠也不会生气,更不会因此而离开她,自己也是安全的。我想,在小然的潜意识里,她确实是这么样的心里的。”

  “哦,原来如此。”连慕年说完,戏谑的看了曲浅溪一眼。

  曲浅溪说完,才觉得有所不妥,那她要是下次跟他闹脾气,不是都给他看穿了?

  不过也好,让他好知道让着她,纵容着她。

  曲浅溪摊手,表示自己分析得非常有道理:“所以我才说,小然已经相信彦楠对她的感情。”

  连慕年笑了下,只是说:“好好,你说得都有道理,可以了吗?说了这么多,不渴吗?要不要喝杯水?”

  曲浅溪不高兴:“我说得本来就有道理。”说完,点点头,“还真的是渴了。”

  连慕年俊脸上都是笑意,放开她给她倒了一杯水,曲浅溪接过水杯,喝了一口,忽然叹气说:“你说他们不累吗?两人屁股都没有动过的坐了一个早上,一个看了一个早上,一个明知道他再看,却假装不知道。”

  连慕年用她说过的话反问:“你不是说你能理解吗?”

  “我是能理解,但是我现在又不是身在其中,所以,他们自己自虐的心情,只有他们自己了解,他们自己都不觉得累,我也管不了这么多。”不过,阿姨就说不准了,她看了眼站在房间门口的阿姨,她也已经下来了几次了,想下楼做饭,却又担心会吵到他们,所以几番犹豫,都没有下楼。

  曲浅溪笑了下,过去跟阿姨说:“他们不饿,我们也还不饿,不急。”

  既然曲浅溪都这么说了,阿姨就回去了自己的房间了。

  曲浅溪跟阿姨说完,就端着水杯往房间里走,连慕年只能笑,她说一套,就是一套,他还能说什么?

  连慕然跟凌彦楠两人的心照不宣,在小安饿了要喝奶而告终,她离开后,凌彦楠就跟着上楼了,而楼上的人都下楼来了,煮饭的煮饭,聊天的聊天。

  ……

  饭后不久,小安困了,连慕然给他掖好了被子后,接到了一个高临泷的电话。

  要是以前,她是不会接的,但是最近高临泷都没有给她打电话,之前跟他们一起吃饭,或许是因此,让高临泷退缩了。

  所以,她也清闲了很多,所以,这次她接到了高临泷的电话后,也就接了。

  因为小安才刚入睡,担心吵到儿子,连慕然出了房间,到走廊去听电话。

  高临泷的声音非常的委屈:“小然,你终于肯接我电话啦?”

  连慕然不说话,等着他说下去。

  高临泷声音有气无力的:“小然,你家男人太坏了,我不过是觊觎你,还没出手呢,他就将我弄得这么惨,这种男人要不得啊,太阴狠了。”

  连慕然本来是没有多在意他的话的,但是听到了那三个字,不忍的问了句:“他做什么了?”

  高临泷的声音炸了起来,委屈的说:“果然,小然你就是偏心,我一说到他,你就开口跟我说话了,这是不是就是差别待遇?”

  连慕然一顿,没有说话。

  她是意识下的,听到了关于凌彦楠的就开口了,对她而言,果然是他的事对她最有影响力。

  高临泷哭丧的咆哮道:“你知不知道他有多过分?叫我家老头子给我安排相亲就算了,以前是一个星期三个,现在是一一天三个,我家老头子也不知道从哪里找来这么多对你女人,已经一个多月了,我快受不了了!你家男人太无耻了,玩阴的。”

  连慕然勾了下唇角,淡淡的说:“你说谁无耻?嗯?”

  听到连慕然寡淡的声音,高临泷整个人都蔫了,“小然……我被弄得这么惨,你该不会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吧?”他不过说了她男人两个不好的字而已,她就能完全无视他的凄惨,他感觉自己越来越凄惨了。

  连慕然顿了下,忽然开口说了几句话:“他这是在帮你,你年纪也不小了,是时候成家立业了,如果你跟某一个美女成事了,他还是媒人呢,到时候别忘了给他抱一个大红包,要不是他,你们可能就错过对方了。”连慕然知道高临泷是对她有意思的,但是她不可能回应他什么,所以,要是他真的能误打误撞的遇到自己喜欢的人也是一桩美事,所以,上述的那些话,可都是她的真心话。

  高临泷听见自己心碎的声音,捧着心难过的职责:“小然,你跟他是一丘之貉。”

  连慕然淡淡的勾唇,说:“祝你好运。”说完,不再听那边的鬼哭狼嚎,就挂了电话。

欢迎大家访问:格格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696book.com/book/11245/268/